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军事新闻

姓名学--取名的纳音五行方法

发布日期:2022-06-11 01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纳音五行姓名学就是利用六十甲子纳音五行作为判断姓名的依据。纳音五行的实质,是借助时空概念的引入,将原来停留在一个平面上的五行生克制化关系,拓展为一个立体化的时空模式中来,使得五行生克内容更为丰富多彩。

  天干、地支跟五行的搭配关系通常是天干甲、乙,地支寅、卯为木;天干丙、丁,地支巳、午为火;天干庚、辛,地支申、酉为金;天干壬、癸,地支亥、子为水;天干戊、己,地支辰、未、戌、丑为土。这种搭配,在命学界历来被视为是正统的、正规的,所以天干、地支的这种五行属性也被称之为“正五行”。

  在命理学发展的过程中,古人还创造了另一种与正五行并行的“纳音五行”。纳音五行不是用单个的天干或单个的地支跟五行挂钩,而是用由一干一支组成的“干支”跟五行挂钩。因为不重复的干支组有60个,用它们来跟五行挂钩,就有12个不同的干支组属于同一种五行。

  在正五行中,十个天干配五行,只有两个天干配同一个五行,它们又分为一阴一阳(例如甲为阳木,乙为阴木),所以在正五行中,天干与阴阳五行实际上是一一对应的,地支的情况也是如此(例如寅为阳木,卯为阴木)。

  这纳音五行要12组干支对应同一五行,又不分阴阳,未免不便于操作。于是古人将每一种五行分成了六个类型,这样,最后是2组干支对应一种五行中的一个类型。

  以子属水,又为湖,又为水旺之地,兼金死于子,墓于丑。水旺而金死、墓,故曰:海中金。

  甲子中的地支“子”五行属水,又是水的“帝旺”宫,所以子是水的旺地(地者,地支也)。水旺,则成湖、成海,(《三命通会》“论地支”一节中将“子”比作“溪涧江洋之水”)或曰,水终究归之与湖、海,所以“子”也就是湖、就是海。但对于金来说,“子”却是它的“死”宫,“丑”是金的“墓”宫。也就是说,金见了“子”、“丑”,必死无疑,既然旺水如湖似海,那定是金沉海底,如入坟墓了。所以叫做海中金。

  以寅为三阳,卯为四阴。火既得位,又得寅卯之木以生之。此时天地开炉,万物始生,故曰:炉中火。

  这两组干支的天干丙和丁五行也属火,所以说是火“得位”。地支寅、卯五行属木,木可生火,更是得其所在。十二地支以子、丑、寅、卯……的次序排列,寅在第三位,属阳支,故称三阳,卯在第四位,属阴支,故为四阴,阴阳俱备为炭,天地为炉,所以此火名曰炉中火。

  以辰为原野,巳为六阴。木至六阴则枝荣叶茂。以茂盛之木而生原野之间,故曰大林木。

  辰含有三种天干(五行)的成分,其主要成分(称为本气)是戊土,而戊土的性质高亢、厚实,故喻为原野。巳在十二地支中排位第六,属阴,故称六阴。在一年十二个月中,巳是第四个月,时间在立夏至芒种之间,即初夏,所以说木至六阴则枝荣叶茂。其木既已茂盛,又生在广袤的原野,所以起名为大林木。

  以未中之木,生午中之旺火,火旺则土于斯而受刑。土之所生,未能育物,犹路旁土也。

  地支未也含有三种天干五行成分,除本气己土外,还含有乙木和丁火,地支午的本气是丁火,另还含有己土。因为午本身是火的旺地,未中的乙木又可以生午中的丁火,这火就更旺而炎了。虽然说土由火生,但火太过旺炎,这个刚生成的土反而是倍受煎熬,如受刑一般(“火多土焦”),这样的土怎能生育万物呢?还不是像路旁的尘土一样。

  以申、酉金之正位,兼临官申,帝旺酉。金既生旺,则成刚矣,刚则无逾于剑锋,故曰剑锋金。

  地支申的本气是金,酉金更是没有一点杂气,所以金见申酉为得正位。申宫是金的临官之地,酉宫更是它的帝旺之处,这个金就十分刚强了,而金的刚强以剑锋为最,所以壬申、癸酉之金,就称为剑锋金。

  地支戌、亥在后天八卦图中位于西北,属乾位,乾卦的基本类象是天,那个地方又是当年女娲补天的地方,所以附会成戌亥为天门。火光既然可以照射到天门,这火一定是极高的了。古人能登之高也就是山头,所以叫它山头火。

  丙子、丁丑两组干支,子在前,丑在后。而水帝旺于子宫,衰于丑宫,所以是先旺而反衰。既如此,何能成大江大河?不过是溪涧而矣,所以命名为涧下水。

  地支寅在后天八卦图中位于东北艮位,艮卦的基本类象是山,前面天干又有戊、己二土,故喻为积土成山。在古人的生活中,城墙大概是最高大的人为建筑了,所以把此土称为城头土。

  辰是庚金的“养”地,即孕育成形之地,而巳则是庚金的“长生”宫,即出生之地。从辰到巳,是金的诞生阶段,十分嫩弱,犹如蜡油之未能坚利,所以此金命名为白蜡金。

  以木死于午,墓于未。木既死墓,虽得天干壬癸之水以生之,终是柔木,故曰杨柳木。

  午是木的“死”宫,未是木的“墓”地。遇上了“死、墓”的木,纵然得天干壬癸之水来生助而不死,亦难强壮,只好比作杨柳木。

  金临官在申,帝旺在酉,金既生旺,则水由以生。然方生之际,力量未洪,故曰泉中水。

  五行之中,金生水。现申、酉是金的正位,旺、相之地,自然可以生水。但初生之水,还不是像刚出土石的泉水那样,能有多大力量呢?所以叫它泉中水。

  天干丙、丁属火,而地支戌亥是天门(参阅第6条山头火),可说此火直冲天门了。火的位置既然如此之高,它所生的土也就低不了,所以命名其为屋上土。

  地支子的本气是水,又是水的帝旺之宫,在后天八卦图中,地支子在坎位,而坎卦的基本类象是水,所以说水居正位。这两组干支的纳音五行属火,本来水火是不相容的,现在偏偏水火齐来。比如雨中之火,如果不是龙王爷施其雷霆,又怎么解释呢?故一定是霹雳火。

  地支寅是木的“临官”之宫,其状态相当于“相”;地支卯是木的“帝旺”之宫,其状态相当于“旺”。旺、相之木是十分强劲有力的,故譬之以松柏木。

  辰为水库,巳为金长生之地。金生则水性已存,以库水而逢生金,则泉源终不竭,故曰长流水。

  地支辰是水的“墓”宫,“墓”也就是“库”,所以辰也称水库。地支巳是金的“长生”之宫,也就是金的出生地。五行中,金是生水的,水库里的水又遇到生水的金,这水就不会涸竭,而是源源不断的长流水了。

  午为火旺之地,火旺则金败。未为火衰之地,火衰则金冠带,败而方冠带,未能作伐,故曰沙中金。

  地支午是火的“帝旺”之宫,同时是金的“沐浴”之宫,“沐浴”也叫“败地”,而且火又是克金的,所以说“火旺则金败”。地支未是火的“衰”宫,却是金的“冠带”宫。从甲午的午到乙未的未,金虽然从败地而至冠带,但毕竟刚脱离险境,没有什么值得自我夸耀的(即“未能作伐”。“伐”,有“自我夸耀”的释义),只不过如混在沙中的小金粒子而已,所以叫它为沙中金。

  地支申在后天八卦图中处于坤位,坤卦的基本类象就是大地,所以称申为地户。太阳出于东而没于西,地支酉在八卦图中处兑位,恰是正西,故称其为日入之门。连太阳之火到了申、酉之位都叫做“下山了”,要藏敛其光。所以给这火起个名字叫山下火。

  与辰一样,戌的本气也是戊土,故称原野(参阅第3条)。地支亥是木的“长生”之宫,所以叫木生之地。木生于广袤的原野,岂是一根一株的独立木可比的?就叫平地木吧!

  地支丑的本气是土,土遇上丑是得其所位。但地支子却是旺水,土被水一调就变成了泥,只好用来抹墙,所以叫它壁上土。

  地支寅、卯的五行都是木,又分别是木的“临官”和“帝旺”之宫。再从月令来说,寅是正月,卯是二月,正是木旺之季,所以说“寅卯为木旺之地”。木旺的春季,金正处于“囚”的状态,所以这时的金十分羸弱。从五行寄生十二宫来说,寅是金的“绝”宫,卯是金的“胎”宫,这种金弱得简直只是一息仅存,有如金箔一般,一捅就破,所以叫金箔金。

  两组干支的地支是辰巳相连,从时辰来说,辰时(别名食时)是7—9点,巳时(别名隅中)是9—11点。太阳出来之后已经行至将近中午,艳阳普照,一片光明,这时候的火无法显示自己,所以叫它为覆灯火。

  丙丁属火,午为火旺地,而纳音为水,水自火出,非银汉不能有也,故曰天河水。

  丙午、丁未这两组干支的纳音五行是水,可是丙、丁、午的五行都是火,而且午还是火的“帝旺”之宫(地支“未”也是带火之土),这水简直就是从火里来的。这种情况只有天上的银河才有啊,所以叫它天河水。

  申为坤,坤为地;酉为兑,兑为泽。戊己之土加于坤泽之上,非其他浮薄之土,故曰大驿土。

  地支申在后天八卦图中处于坤位,坤卦的基本类象是“地”;地支酉在后天八卦图中处于兑位,兑卦的基本类象是“泽”。天干戊己之土加载于“地”、“泽”之上,就极其厚实了,所以叫它大驿土。

  地支戌是金的“衰”宫,地支亥是金的“病”宫,所以说“金至戌而衰,至亥而病”。既然衰而病,此金何能强健?必是柔弱,有如妇女头上的饰物,所以叫它钗钏金。

  子属水,丑属金。水方生木,金则伐之。犹桑柘方生,便以戕伐,故曰桑柘木。[注6 ]

  地支子本气是水,可以生木,这是没有疑问的。地支丑的本气是土,怎么说它“属金”呢?一则,丑除了本气土之外还有金的成分,二则它又是金的“墓库”宫,三则当丑遇上“巳”和“酉”的时候,通常又可以“三合成金局”,所以命理学家有时也把它说做“属金”。金是要克伐木的,子在前,丑在后,生了就来克伐,好比桑柘刚生,就被采摘而去,所以起名桑柘木。

  寅为东北维,卯为正东。水流正东,则其性顺,而川涧池沼,俱合而归,故曰大溪水。

  前面已经说过,在后天八卦图中,地支寅在东北方艮位,(在《易》学中,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个方向称为四正;东北、东南、西南、西北四个方向称为四维。)卯在正东震位,总之,寅、卯都在东边吧。所以这水是向东流的,在向东流的过程中,不断接纳沿途川、涧、池、沼之水,遂成大溪,故名。

  土库在辰,绝在巳,而天干丙丁之火至辰冠带,而临官在巳,土既墓绝,旺火复又生之,故曰沙中土。

  地支辰是土的“墓库”宫,巳则是土的“绝”宫。但对于天干的丙丁火来说,辰是火的“冠带”宫,巳是火的“临官”宫(也叫“禄地”)。土在辰巳临墓绝,奄奄一息,亏得有丙丁旺火来生助,总算大难不死,但毕竟不成气候,只似混于沙中之土粒,故名。

  “午为火旺之地”想必读者已是熟知。地支未的本气是土,除此之外,未中还含有木和火的成分,这木自然是可以生火的。火本旺,又得生,还不烈焰冲天?所以叫它天上火。

  地支申是木的“绝”宫,又从五行在四时的状态来看,木在秋是“死”的状态,所以说七、八月份木绝。但偏在这木绝之际石榴却来结实,所以此木称为石榴木。

  地支戌的本气虽然是土,但它却是水的“冠带”宫,地支亥本身是水,且被喻为大江,又是水的“临官”宫(禄地),天干壬、癸又都是水,所以这水的力量极其雄厚,其他的水与此无法相提并论,所以称它为大海水。

 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,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:有人想帮助别人,但却心有余而力不足;有人有能力去帮助别人,却阴差阳错,帮了倒忙,落一个“好心办坏事”的结果;还有的想打败对方,终因能力有限而偃旗息鼓;还有的凭着实力去迫害他人,却歪打正着地反而激发出对方的斗志,成就了别人的好事。凡此种种,均与我们以上所论的“纳音五行”之间的相生、相克之论比较吻合。以下结合实例,对“六十甲子纳音表”在姓名学方面的应用进行简述。

  在春秋战国时代,有位名不见经传的英雄,名叫王栩。王栩先生常年隐居在山西运城以西二十里的鬼谷山中,因此人们都管他叫“鬼谷”先生,王栩也常常以“鬼谷子”自称。明代学者李杰考证曰:“鬼谷先生,晋平公时人,姓王名翔,受道于老君。”以笔者之见,“王翔”可能是“王栩”的笔误(或“王栩”为“王栩”之笔误),从易学角度审视,“王栩”之名更能体现“鬼谷”先生的丰富内涵(论述从略),故以“王栩”论之。

  鬼谷先生,与历史上著名的墨家创始人墨翟是好朋友。两人常常一起上山采药修道,共同探讨救世的方法、治理国家的道理。墨翟主张人与人之间要平等相爱,就是“兼爱”。反对侵略战争,就是“非攻”,在战争中扶助弱小,抵抗强暴。他的这种主张自然而然地影响了王栩。

  隐居“鬼谷”数十年,鬼谷先生精通了几门特殊学问,数术学就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代表,无怪乎他被后世尊为算命的祖师爷。除此之外,他还精通兵法,和著名的兵家孙武是肝胆相照的好朋友,两人经常在一起切磋六韬三略、八卦布阵,探讨怎样运筹帷幄,设计用谋,带兵打仗。在兵法方面,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,否则他就不会教出孙膑、庞涓这样两位大军事家的学生。他掌握的第三门学问是“演讲学”,这在当时称为“游说术”,据说他知识面宽,博闻强记,出口成章,口若悬河,唇枪舌战,万人不敌,可见他在演讲学方面的成就令人如何的望尘莫及,这从著名纵横家苏秦、张仪皆师从门下来看,此说完全可信。

  隐居在“鬼谷”的王栩,以教授知识谋生糊口,他根据学生不同的天赋秉性,传授不同的知识,为当时战国士雄培养了不少有用的人才。其中,孙膑和庞涓结为师兄弟,一起跟鬼谷先生学习兵法;苏秦和张仪结为师兄弟,跟他学习演讲学,纵横术。巧合的是,这两对互帮互学宛如亲兄弟的师兄弟,别师离开“鬼谷”之后,却因为不同的政治主张和效忠国家的相异而成为互为对立的敌人。苏秦是著名“合纵”理论的鼓吹者,他为秦国献强国之策,不被采纳,愤而攻读学问,终于成为六国宰相,联合起来对付强秦;他的师弟张仪却说服了秦国,采用“联横”的政策来与之抗衡,进而各个击破六国,统一了中原。庞涓先下山当上了魏国大将,忌师兄才能,诳孙膑到魏,设计处以膑刑(去膝盖骨),自此二人公开为敌。孙膑被齐使救回,经大将军田忌鼎力相举被齐威王任命为军师,败庞涓于桂陵,齐宣王即位后又在马陵大败庞涓。

  鬼谷先生为什么能和墨翟和孙武成为知己好友?为什么不是庞涓战胜孙膑而是孙膑战胜庞涓?为什么苏秦的强国之策不被秦王接受,而后来的“合纵”主张被燕昭王所采纳?所有这些疑问,都能透过他们姓名中的纳音五行,找到比较满意的答案。

  孙武的“白蜡金”生王栩的“涧下水”(还有“路旁土”生“剑锋金”),且二人姓名中都有一个共同的“剑锋金”;墨翟的“长流水”与王栩的“涧下水”本属同类,且王栩的“剑锋金”又生墨翟的“涧下水”(还有“炉中火”生“城墙土”),二人姓名中都有一个“涧下水”。故此,王栩与孙武、墨翟能成为知己好友。

  孙膑与庞涓总数同为“长流水”,且同有一个“杨柳木”,故二人有缘结为师兄弟同学兵法;然孙之“剑锋金”刚好克庞之“杨柳木”,故而庞涓与孙膑为敌后数次被对方打败。庞涓之“长流水”能克田忌之“山头火”,故而在没有孙膑为军师之前,田忌是庞涓的手下败将。孙膑与田忌之间,虽然多为相克,但这种相克却有着特殊的内涵,比如“大林木”喜“剑锋金”之克(杨柳木却极怕剑锋金之克),“路旁土”也喜“杨柳木”之克,故而孙膑与田忌能成为好友;而孙之“长流水”能克田之“山头火”,说明在作战时田忌能听从孙膑为他谋划好的破敌之计。

  孙膑之“长流水”与齐王之“霹雳火”(两个齐王皆为“霹雳火”)本来相克,由于这种相克并非直接对立(天河水与霹雳火直接对立),且有田忌之“山头火”与齐王之“霹雳火”相和,故而孙膑在田忌的鼎力举荐之下方得齐王的重用,且在田忌为大将时才能继续被重用。庞涓的“长流水”虽然与魏惠王的“山下火”直接相克,但“杨柳木”却能生“山下火”,加之“山头火”与“山下火”的特殊缘分,故被魏惠王所重用,所谋多被听从。而孙膑之“长流水”与魏惠王的“山下火”本来直接对立,加之庞涓的“山头火”从中作梗,故而不能被魏惠王所用。

  苏秦的“泉中水”与张仪的“山头火”虽相克但不直接对立,且有“城墙土”生“剑锋金”故能相处一起共同从师学习纵横术,然而终因“霹雳火”与“沙中金”的直接对立相克,导致政见相反而各仕其主。一般的火是很难克到“沙中金”的,而“霹雳火”刚好就是“沙中金”的天敌,故而苏秦的“合纵”战略终归被张仪的“联横”所破。

  由于苏秦的“沙中金”能生燕昭王的“长流水”,故而其“合纵”主张能得到燕昭王的首肯;而张仪的“霹雳火”与秦惠文君的“山下火”同气相求,故而其“联横”战略能得到秦王的采纳。

  以上所论只是从“纳音五行”一个角度进行的探讨,其实任何一种事物的发生与定位,是由许多因素共同决定的,例如孙膑之“杨柳木”需要地处东方临海的齐国之生助,而庞涓之“山头火”只能在地处中原大地的魏国才能燎原。不过以上所述,足以说明纳音五行可以巧妙解释复杂的人际关系,至于姓名本身中所隐寓的特殊生克关系,如王栩的“炉中火”克“剑锋金”(铁得火炼而成钢)、庞涓的“杨柳木”生“山头火”等,也自有奥妙所在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